妈妈没有听见

当前位置: 澳门新葡亰1495app > 古典文学 >

妈妈没有听见。妈妈没有听见。妈妈没有听见。再见了,我的女儿!虽然我们未曾谋面,但是我依然爱你!你就是天边的那一朵轻飘飘的小云,依依而来随着风,随着雨,随着月儿那一抹孤寒!欲言还休款款来。我欲斟酒一杯自饮,对着你的可爱,我会给你吟唱一首绮丽的小诗,你一定会露出那迷人的莞尔一笑,舒卷云花儿。多想轻吻你粉嘟嘟的脸蛋,沉醉在父爱的港湾里迷醉。恰当我低首的那刹那,你没有来得及告别就走了。如此匆忙,难道你不想多停留片刻么?我真得舍弃不了,想到我再也看不见你的影子,心里莫名的痛如蝎子蛰了下,那汩汩的毒素在血管里汹涌,让我几乎昏阙而去。女儿!你没有留下什么只言片语,更没承膝下之欢,为何匆匆而去呢?沿着夕阳,从蜿蜒的小路里我去寻觅你的足迹,没有;在淙淙流水里追寻你的笑,也没有;于每一朵花香蕊里搜索你的眼眸,还是没有。走了,你走了,你再也不会来了,我的女儿。 从妈妈怀你两个月里,你无时不刻不在我们的呵护里。你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,在那个细嫩的子宫里小心翼翼地住着,脚步轻轻怕了触碰疼了妈妈的每一根神经。呼吸都很轻微,唯恐吵醒妈妈的每一个梦,你只愿意在梦里化作一朵蝴蝶偎依在草尖上吮吸露珠。妈妈的梦由于你的存在而变得清晰精彩,变得落英缤纷起来。抚摸着肚腹,憧憬着渐渐隆起的那一刻,那一刻是不久的将来,你会顺着妈妈的子宫坐着滑滑梯,来了,来到这么一个迷人的世界里,接受新生命的考验,也为我们奏响新的轻音乐,新的幸福篇章。我们闭上眼睛,试想那轻轻柔柔的曲调,是泉水叮咚,还是高山里的袅袅薄雾?叮咚里是那悦耳的歌喉,袅袅里是恬静的笑颜。等待这一刻,我们等了好久,我们在二胎政策里为你铺好了柏油马路,挑拣出一些刺脚的沙砾,你可以安稳地赤着脚小跑来。 婴儿床都为你买好了,一点点的星星花在帐帷眨着眼睛等待新的主人——只待你来!你若不来,这些花儿都不开!你若来,雨天里都是精彩的眼睛讲着童话。作为父亲的我,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。是因为妈妈的妊娠是很平和的。没有怀你的兄长那么激烈。 兄长是一个很顽皮的家伙,在妈妈的肚子闹腾地厉害。妈妈的胃都倒腾空了,里面依然是翻江倒海个不住,白白花花的泡沫抛出来还不算,黄绿色的胆汁也倾泄而出。妈妈的体重从一百零二斤直线下降至八十五斤,吃进去的东西都进不了体内,你的兄长就是这么一个淘气的男孩。妈妈依然将他生育下来了,现在十二岁了。该有一个妹妹了。 女儿!你知道么兄长也很喜欢你的。他多想有一个可爱的妹妹。 温柔的妹妹,你听见了么?兄长呼唤你的名字——星星花。温柔的妹妹依然是体贴的女儿,是妈妈的守护神。妈妈吃饭步行一点儿不受影响,好平静的妊娠反应,妈妈很高兴。或许是高兴就忘乎所以了吧!酿就了悲剧的开端,点燃了不幸的导火索。 在怀你四十天的当儿,妈妈由于走路过多,身体晃动速度太快。稚幼的你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。那光滑的子宫壁,对你无情的碰撞。你慌神了,用唯一的娇嫩双手牢牢地扣住滑溜溜的地方,发出了呻吟。可惜呻吟声太小,妈妈听不见,粗心的爸爸也没有听见。此刻只有孤独的你在呐喊,在悲伤。你依然没有放弃,你的小手努力地拼搏,指头都抓出血来了。那血从子宫里沿着迷宫一样的通道滑下,直到你的妈妈知晓了。 慌张!妈妈才将消息告知了爸爸。爸爸火急火燎地去门诊购买了安胎灵,外加西洋参炖着给妈妈服下,卧床静养。一天两天,你的坚持,还有药物的帮忙。那子宫壁伸出了一些细藤来,为你固定做了一番的努力。女儿,你终于呼出了一口气,沉沉地睡了一个美容觉。相信你的明天是茁壮成长,相信美好在等待着你。 你是多么安琪儿,你从不闹腾,所以妈妈很幸福。你是多么林黛玉,你爱书成痴,以至于不喜阅书的妈妈也爱书。 书,一向拜访在书柜里玲琅满目。妈妈的眼睛不肯为它们停留片刻,将文字的漫步从书扉里扩展开来。不知为何,自从怀了你妈妈爱书了。一本三百页的书,她能安静若处子地盯着读,时间悄悄地压缩成了一线从文字波纹荡漾起来,缓缓流向了远方。文字的香,留下了在妈妈的笑容里,沉浸在妈妈的心田里。 妈妈还欣慰地对爸爸言语,有了你她才能品读书的,以前不能静下心来读一读诗书类的东西,现在恍如换了一个人了,能接受,愿意接受文字的陶冶,多么奇妙的事儿! 女儿!是不是你影响到妈妈了。虽然你还小不能说话,可是你好书的基因是可以传染出来的,如一朵荷花的香味沿着微风的池水扩散而去,影响到了妈妈爱的池水了。多么神圣的影响,多么神奇的爱。 两个月了,你已经初见人形了。你是爸妈可爱的女儿,你将会是一个可爱美丽的天使,天天围绕我们花开鸟唱,我们想到这儿都醉了,我们都处在了甜甜的蜜糖里,呼噜着梦香。 然不幸依然降临而来,如远方不经意的风暴在摧残着你幼小的身躯。这一次依然是我们的粗心酿成的大祸,为此我们后悔不已。 那一天,青云奎光寺开光第二天。你的外婆和我们一同去爬山祈求神灵的保佑。爬山,那是一个不祥的预兆,我们竟然没有感触,糊涂了极点。冥冥里,你似乎觉察到了不幸,你在努力为自己争取一点什么。去寺庙一共有两条路,一条是田间小道,一条是大道。我们选择了小道而行,那比大路要近。 阡陌纵横,一些不知名的草疯长到了胸口之地。这些草或许是你召唤来的,是阻挡父母的行程的障碍。那些横七竖八的荆棘都爬满了田埂,我们的脚一点都不惧怕,仿佛那庙里有神灵在召唤。你在哭泣,在无声的哭泣:妈妈,你可以不去吗?宝宝很受伤的呀!妈妈,你听见了我说话吗? 妈妈没有听见,妈妈兴致勃勃地赶路。你闷在了一个无奈的境地,你的眼泪流不出来,只有用心去传感着爸爸:爸爸,你停一停吧!让妈妈不要去好吗?我好难受的,爸爸,你不爱女儿了吗? 我似乎感受到了一阵心疼,那是一丝的绞痛。我停顿了一下步伐,迟凝不前,用莫名的目光去扫视一下田野,杂乱的草确实难行,可不可以返回? 你妈妈一脸的笑,笑的样子坏坏的,似乎携带着一丝轻笑,男子不如女人的那种笑。自尊心瞬间占领的意识,我将你的微弱的呼喊置于一边,漫步前行,朝着高山而去。 陡峭的山,蜿蜒的路,一步一步的走,烈日在影子外面吹着热,行走的速度缓慢,就连汗滴都热得受不了,从血管里跑出来乘凉了,可惜没有风。我们不知道走了多少时间,我们的脚步更慢了。一路上,爸爸不是时担心地望着妈妈,询问着:你能行么?妈妈依然一脸的笑,这一点路,算不了什么,走吧!如若平时,这点路是不算什么,如今是有孕在身怎可如此草莽呢? 在那个光滑的囊里,女儿你变得苦不堪言,一阵阵的激荡宛如地动山摇,天一下子暗黑下来,恐惧的鬼脸在俯视着你。你的手和脚拼命地抓,却无处可抓,你只有闭着眼睛,关闭灵魂胡乱地死死地抓住什么不放,就这样牢牢地抓着,希望旅程能尽快接受。你听见了身边的藤蔓一根根断裂的声音,你还感受到了身子在一点点的下坠。那个能保护你的胎盘忽然要倒塌的样子,你管不了那么多了,唯独祈求颠簸早点过去,以后这里破坏了的地方能慢慢的修补过来的。一定会的,爸爸妈妈是爱你的。你的心里有这么一个愿望,你没有放弃。 回到家里,妈妈又一次从体内渗透出血来。妈妈有点心疼,躺在床上静养,这一次竟然没有去购买安胎灵,糊涂!是爸爸的糊涂。修复!子宫内壁里的藤蔓都断裂了好几层,需要药物修补。可惜药物迟迟不来,你感觉心凉了仿佛自己是一个被遗忘的孩子,你真得孤独了,孤独地流出泪水来。泪水一滴滴的融进了妈妈的血里,浓缩阻滞尔后昏迷。 到了第二天,你继续昏迷在子宫里,胎心渐渐减弱时有时无,此刻若果你的妈妈在医院里或许有一剂药物来援救你。你那奄奄一息的心儿就能搏动跳跃起来,可惜没有!你的妈妈没有那样做,你的爸爸也没有那么做。这究竟是为什么?你来到此间难道真的是一个错误吗? 是爸妈的错!妈妈不应该有晕车的毛病,一上车就会晕死,妈妈不敢去县城大医院,那是一个晕死的过程,也会波及宝宝的生命,妈妈是这么想的。爸爸不应该住在这个青云镇,这儿没有一个好的妇产科大夫,如何不叫人寒心?爸爸妈妈都在等,希望你能有自愈的能力,爸妈太高估了你的能力,这些伤害是我们的无知造成的。可惜这些无知继续存在,没有及时根除。 伤害太大,终于耐不住了。血滴答滴答成雨,淅沥如泪的雨,是宝宝无声的哭泣。不可再等,我们去了县城,转入中医院,在死寂的检查室内,耳朵边响起了时间尖刻的足音。眼睛毫无生气地守着B超屏幕。结果是令人窒息的,你已经走了,连胎心的搏动都带走了。在临走的那一刻,你是多么的失望,绝望。你不会再陪伴我们用心去倾听音乐,你也不会再不愿的将来为父母写诗了,你不会睁开你那美丽的双眼了。女儿!爸爸妈妈对不起你! 一块肉从体内流出,那不是活的生命,是逝去的呼吸在颤抖。夜沉默着声音,我们的梦再也难眠。就差那么一两天,我们为何没有早到医院一两天?十足的愚昧加见死不救。女儿是叹息着走的,虽然你不曾说过话,但是我们早已经用灵魂去感悟了。女儿你好走!希望你在天堂里继续当你的天使,我们没有这个福气将你抱了来! 伤感的妈妈回到了以前,看不下书里的故事,也舒张不出一丝笑容。女儿你带来了诗书的韵律,给我们谱写了一首首动人的篇章,我们铭记。女儿你走了连同那会说话的云彩也带走了,我们的天空是一张空无一物的纸。 天的尽头,那儿有一丛荒丘承载着你的笑容,我会用一生的感念去贮存。笔记本的一页神秘的扉页,那儿有一千字的泪珠儿在呜咽,我会用漫长的相思去悼念你的身影。女儿!再见了,我会永远铭刻于心。 文:大山无影QQ2872168599

上一篇:石塔应是残塔 下一篇:没有了